首頁 
>調查研究>扶貧典型
四川省南充市蓬安縣海田鄉三青溝村黨支部書記陳建清帶領群衆脫貧
“脫層皮,也要幹出個樣子來!”
發布人:王尚武來源:人民日報浏覽次數:發布時間:2019-08-21
視力保護色:

這是一位怎樣堅強的女性?

兒子患有先天性癫痫和智力障礙,生活不能自理;丈夫打工時不幸粉碎性骨折,基本喪失勞動能力;婆婆體弱多病,需要照顧;“被動”成為一家頂梁柱的她,卻又染上了紅斑狼瘡……命運,對她實在太不公平了。

然而,她沒有怨天尤人。起早貪黑、咬牙堅持,她不僅将家裡料理妥當,更因一顆為民謀利的公心,成為村民們的“貼心人”。曾經一貧如洗的深山窮村,在這隻“頭雁”的帶領下,摘掉貧困的帽子,一步步迎來希望的曙光……

近日,記者走進四川省南充市蓬安縣海田鄉三青溝村,尋訪故事的主角、53歲的女支書——陳建清。

一副竹背簍

滿載親情,見證公心

“人要對得起自己,就要經得起磨難。窮日子、苦日子,過得踏實順心就是好日子。”

——陳建清日記

清瘦、黝黑、疲倦,眼前的陳建清略帶羞澀。一段沉重的人生,在她雲淡風輕的講述下,讓人慨歎,更給人以力量。

1987年,陳建清嫁到三青溝村的第二個年頭,兒子出生了。但是,孩子患先天性癫痫,智力有障礙,生活将無法自理。晴天霹靂,欲哭無淚!擔任村小學代課老師的陳建清每天隻能用一副竹背簍背着兒子去上課。後來,兒子大了,越來越沉,背簍也裝不下他了。

“做了村幹部,背簍又丢不開身了,成了我的工作‘雙肩背’。”陳建清回憶,2001年抱着試試看的想法,她參加了村委會副主任競選,沒想到近九成村民把票投給了她,“村小隻有我一名老師,每年片區考試成績都數一數二,大家說我教書認真,當村幹部也不會差。”

“脫層皮,也要幹出個樣子來!”轉崗村幹部的陳建清,掂得清肩上擔子的分量。無論是農村醫保和農業保險征繳,還是退耕還林、糧食直補發放,隻要經過她手,賬目必定清清爽爽。“守紀律、踏實幹,才有資格帶動群衆一起幹。”這是陳建清挂在嘴邊的話。

村幹部絕不擠占惠民政策名額——這是陳建清為自己立的規矩,沒想到卻招來家人的不解:婆婆陳雪珍體弱多病,沒有固定收入,而且早已和兒子兒媳分戶,按政策可以享受低保待遇。其他村幹部、村民代表都在同意書上簽了字,陳建清卻說啥也不肯簽字:“我婆婆不能評低保。”

“我看你是當了幹部忘了家!”從來都疼愛理解兒媳婦的陳雪珍,罕見地發了火,“大家評我是低保戶,每年能拿1200元扶持金,你為啥不簽字?”陳建清隻得一遍遍耐心解釋:“自己的爹媽自己養,我當村幹部,讓老娘吃低保,别人會咋想?”

家裡人“吃虧”,何止這一回?大山腳下,一片竹林拱圍的一座土篾房,便是陳建清的家。沿着一條泥濘小道,走進這間土篾房,僅有的家電就是一台18英寸老式彩電和一台嗡嗡作響的冰箱。

“跟她說了很多次了,家裡房屋太破了,可以申請危房改造資金。”駐村幹部鄭義敬無奈地表示,誰都知道陳建清家裡病人多,醫療負擔重,可她執拗地說,村幹部不能占國家便宜,就是不肯申請改造住房和修建硬化路資金。

“老房子住習慣了,夠住就行。”至今,陳建清家的土篾房仍然是全村最舊的房屋,她家也是村裡為數不多硬化路未入戶的人家。

一雙綠膠鞋

走遍鄉鄰,傳遞真情

“我一定要給大家多做好事、實事,當一名群衆信得過的好黨員、好幹部,用餘生好好報答三青溝的父老鄉親。” 

——陳建清日記

天剛蒙蒙亮,陳建清就打着手電往場鎮上趕,她要坐最早一班車去縣城,給村裡的留守老人添置些衣物。

每天夜裡12點後睡覺、早上5點起床,這是陳建清的作息時間表。隻身照顧33歲生活不能自理的兒子和體弱多病的婆婆,陳建清拼着命和時間賽跑,除了克服家庭困難,更努力履行村幹部的職責。

“我老了,好多年沒法趕場鎮了,都是建清給我喂藥量血壓,冬天看我沒厚衣服穿,就把自己醫藥費省下的300元給我買夾襖。”86歲的張興傑老人提起陳建清,便淚眼婆娑。

5年前,由于窮,村裡唯一的赤腳醫生離開了。陳建清自費參加培訓,考取了鄉村醫生從業資格證。從此,她又多了一個村醫的職務。

“這個女娃子能幹,教書教得好,當幹部敢拼命,當村醫又盡職,好像什麼事情都能做!”村民們的評價鼓舞着陳建清。為了方便幹活,她每天都穿着一雙綠膠鞋,奔走鄉野,家裡櫃子下面,滿是穿破的綠膠鞋,“膠鞋好啊,結實,穿着踏實。”

80多歲的李素清老人,兒女長期在外務工,每次生病都是陳建清背到鄉衛生院醫治,情況好轉再背回家中。老人過世前,陳建清像服侍親人一樣燒水做飯、端湯喂藥。有人問她“為什麼這樣為别人吃苦受累?”陳建清将心比心:“我的兒子也是病人,長期受鄉鄰關照,為鄉親們做點事,該的!”

在三青溝村,有80多名60歲以上的留守老人,很多老人患有不同程度的慢性病。當了村醫,陳建清不僅按時送藥送診上門,還常為村民們普及健康生活知識,确保小病不出村、大病早治療。

在提交4次入黨申請書後,2004年,陳建清終于光榮入黨。自打那時起,“黨員就是服務員”的理念,在陳建清的心田紮下了根。她告誡自己,共産黨員就是要為老百姓多做事、做實事。村民楊懷珍身體殘疾、行動不便,陳建清前後跑了3趟,幫她辦好殘疾證;村民唐桂珍家庭經濟困難,兒子考上大學,陳建清積極申請教育扶貧計劃,為她家省下一大筆學費;每年陳建清調解化解的矛盾糾紛不下50起……一雙雙綠膠鞋,走遍了鄉鄰,傳遞綿綿真情。

一頂遮陽帽

遮蔽艱辛,赢得信任

“貧窮不會生根,富裕不是天生。脫貧攻堅是天大的事,就要使天大的力!”

——陳建清日記

2009年,陳建清遭遇了人生中又一次打擊——她被确診為系統性紅斑狼瘡。這種病俗稱“不死的癌症”,目前尚無根治之法。

“人世間的苦難為何偏讓我嘗遍?”這個重大變故,讓陳建清的心一下子跌落谷底,“那陣子一點都看不到生活的希望,好幾次想找個地方做個了結算了。可轉念一想:我走了,兒子怎麼辦?婆婆怎麼辦?欠的債誰還?”縣、鄉領導的關心慰問,讓陳建清倍感溫暖。終于,她橫下一條心:一定要創造奇迹,跟病魔、生活鬥争下去。

2010年村“兩委”換屆,雖然陳建清身體狀況不佳,但村民們仍然堅持選她,陳建清高票當選村委會副主任,“既然大家還選我當村幹部,那我就幹下去!”醫生反複叮囑她不能曬太陽,從此,一頂遮陽帽成了陳建清出門的新“裝備”。然而,隻要“急難險重”一來,遮陽帽她也常常忘戴,“顧不了那麼多了。”就這樣,陳建清家裡的藥盒越壘越高。

三青溝村是貧困村,徒有綠水青山,沒有農業産業,幾乎是個空心村。“貧窮不會生根,富裕不是天生,國家政策這麼好,咱們自己也要找活路!”陳建清與其他村幹部一合計,選定了“荒山變金山、雜草變牧草、農民變股民”的發展思路,大力發展養殖業。

“群衆工作全部由村上來做,你們隻管放心投資。”2013年,陳建清得知外出鄉友周世蓮有回鄉創業意願,便不厭其煩登門拜訪,邀請他們回鄉投資。被打動的周世蓮回村成立專合社,養殖黑山羊。然而,一個深夜,狂風夾着暴雨,拉着專合社第一批種羊的卡車到了村口,卻陷在泥濘上打滑,進退不得。

“鄉親們快出門幫忙!”陳建清等幾個村幹部奮力推車上山,泥一身水一身,幾個人喊着号子拼盡全力,車也沒能前進一步。“不能讓羊毀在家門口!”于是,全身濕透的陳建清挨家挨戶敲門,叫來20多個村民,每人抱着一頭種羊去羊場。

“鄉親們幫忙不收錢,連水都沒喝一口,我們企業當時就決定增加投資。”至今,羊場技術員楊鳴回憶起當晚的場景仍然感慨:“有這樣的村幹部和村民,還愁産業沒發展嗎?”很快,總投資800多萬元、流轉土地1000多畝的領頭羊專合社正式建成投産。同年,在陳建清多次動員下,另外一位在外經商的村民也回鄉辦起年出欄肉牛300頭、産值400多萬元的養牛場。

引進産業隻是第一步,帶動群衆緻富才是關鍵。陳建清提出“托養”“寄養”助農增收發展模式,引導53戶村民以入股的形式托養黑山羊近200隻、肉牛80頭,協調30多名貧困戶常年就近務工,人均年收入達2萬餘元。2016年,全村農民年人均純收入達到1.1萬元,光榮地摘掉了“貧困帽”;2017年,三青溝村又被評為“全市脫貧攻堅先進村”。

去年,陳建清全票當選村支書。組織的信任、群衆的期待,讓陳建清的步子邁得更大了:發展集體專合社、挖魚塘、發展有機水稻和牧草場……登山遠眺,一棟棟農民新居拔地而起,一塊塊有機稻田首尾相連,初具規模的牛羊養殖場鑲嵌其間。

現在,陳建清入戶走訪,不管走到哪兒,一路上總有人招呼:“陳書記辛苦啦!就在我家吃飯吧!”有人遞茶,有人往她口袋裡裝花生……這時的陳建清像個大孩子,笑得合不攏嘴。

相關文章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